摘要:巴内特·纽曼说过:“艺术理论和艺术的关系,就像鸟类学跟鸟的关系一样”。没有哪只鸟是因为学习鸟类学而成为鸟。同理,自然没有哪个艺术家是学习艺术理论而成为艺术家的。
                   

 

巴内特·纽曼说过:艺术理论和艺术的关系,就像鸟类学跟鸟的关系一样”。没有哪只鸟是因为学习鸟类学而成为鸟。同理,自然没有哪个艺术家是学习艺术理论而成为艺术家的。

人们记住了亨利·马蒂斯记住了杰克逊·波洛克记住了尤金·阿杰选择性的遗忘了罗杰·弗形式主义批判,克莱门特·格林伯格对美国抽象派的极力辩护,萨考夫斯基对当代摄影的坚守;如果没有理论家批评家大量的艺术写作,恐怕我们现在所熟知的现代、后现代主义大师们依然如众矢之的一般。就如同人人都知道齐白石南张北齐,但是有几个知道极力劝进齐白石衰年变法的挚友陈师曾本身就是艺术史学家以及理论家的身份,如果没有陈师曾固本出新师法自然的观点,恐怕齐白石画到80岁也依然没法扫除凡格吧

所以,艺术家要搞清楚,除了艺术家他娘和自己,没人能造就艺术家,理论家更不能。但是任何学科都有自身的史学观与方法论,艺术也不例外。刻意回避已有的客体知识而谈独创,看似打开了新的世界实则与民科无异。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