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代艺术家中的女性不足5%,但是85%的艺术品中的裸体都是女性。 ——游击队女孩(guerrilla girls)


当代艺术家中的女性不足5%,但是85%的艺术品中的裸体都是女性。

——游击队女孩(guerrilla girls)

西方古典艺术中女性的身体及其图像表征与欲望色情有关被唯美化的审美对象,是男性欲望的能指这种以男性视觉为主导的文化倾向在西方1819世纪的宫廷艺术中展示得尤为明显。即便到了现代主义中后期,马蒂斯等艺术家作品中的女性人体虽然在形式上与古典主义大相径庭,但在审美的美学追求与和谐的态度上却几乎相差无几,这说明西方主流艺术虽然在形式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革命,却依旧笼罩在男性视觉的霸权之中。2019第八届大理国际影会,西北摄影师马越阳参展作品《审视》便是站在男性的立场上对当代父权社会下的审美霸权提出质疑。在这作品中,作者并没有回避自身作为男性的“他者”视角,正相反的是,他将臃肿肥胖的女性模特置入进极具古典主义意味的氛围中,对向征着男性霸权的古典主义审美趣味进行了一次戏仿。

审视女性人体即是被凝视的,同时又是被展示的。作者以肥胖臃肿甚至可以说是丑陋的女性身体,拒绝了古典主义传统艺术那种色情的感官上的视觉愉悦。对长期浸淫在男权主导的视觉文化领域下女性身体表征进行陌生化,这种挪用布莱希特理论中“间离效果进行快感抑制的倾向,成为了创作者在整个作品中的重要策略。尝试通过这种超出观众心理预期的挑衅的行为,试图激怒观众并驱使观众重新思考专断的男性中心文化视角,和女性自身如何构建身体符号的问题。使得该作品的女性形象脱离了男性视觉中既定的窥对象,成为了呈现性别政治争执的载体。

回到该作品的现实语境,女性主义思潮在中国的历史,虽然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但是由于历史原因,女性主义在中国的发端是作为现代国家建设的文明要素所引入,缺少西方社会中女性群体中女性意识的自我觉醒。近年来新媒体的兴起在一定程度上赋予了女性构建身体符号的话语权但不可否认的是女性群体在自我认同的迷失下再次落入了消费主义与男权思想合谋的陷阱。使女性的形象在庞大的消费市场面前,迅速成为了新媒体语境下男性的欲望消费和精神依托,这种自我消费使得女性形象更加的从属于商品系统,从属于父权社会下男性欲望的循环。也正是基于这样的现实语境,作者将自身的男性身份介入到文化批评的话语中,给出了相当具有现实意义的质问。


评论区
最新评论